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正文

人人都爱克罗地亚 却忘了法国这20年有多努力

时间:2018-07-17 10:2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决赛在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落幕,法国队4-2击败克罗地亚成功夺冠。赢球的法国收到祝贺,输球的克罗地亚则更牵动球迷的心。

  前无古人地经过三场加时赛才走到了决赛,比法国队整整多打了90分钟,32岁的莫德里奇也再难有机会离大力神杯如此之近。坚韧、顽强、小国大梦,虽败犹荣……法国赢了球,克罗地亚赢得了心。

  但从1998年夺冠,到2018年再登世界之巅,法国足球的努力应该被所有人看到。

  1998和2018,故事在重演

  法国队夺冠后,很多人都用“梦回98”作为标题。当齐达内他们在法国队球衣上添上一颗星时,现在这支平均年龄只有26岁的青年军都是初出茅庐的小孩子。

  20年前,门将洛里只有11岁,刚在尼斯青训营待了一年。乌姆蒂蒂4岁,他一年后进入门尼瓦尔青训;瓦拉内5岁,两年后才进入第一家俱乐部;帕瓦尔2岁,直到4年加入位于法国北部家乡的一个俱乐部开始足球培训。更可怕的是姆巴佩,因为1998年夺冠时,他还没有出生……

  可命运就是这样,这支除了德尚你找不到和20年前一点关系的法国队,却在冥冥中沿着前辈的路一步步走来。

  他们都以6胜1平的不败战绩,站上世界之巅。

  他们都有一位不算世界级,却足够稳定,尤其是门线技术超强的门将。

  他们都有一条“带刀后卫线”。1998年的法国队曾有3名后卫在世界杯中进球,分别是利扎拉祖、布兰科与图拉姆。2018年,帕瓦尔、瓦拉内与乌姆蒂蒂也为球队攻城拔寨。

  他们都有身价不菲的中场核心。当然你很难找到齐达内这般兼具实力和领袖气质的接班人,但无论是博格巴还是格里兹曼,都在场内场外表现出了更成熟的一面。

  他们都有潜力无限的锋线新星。1998年,亨利和特雷泽盖都是20岁;2018年,姆巴佩19岁,他们都将世界杯作为迈向世界顶尖前锋的第一步。难怪特雷泽盖会打电话给亨利聊起这位后辈:“我特别欣赏他那种无忧无虑,单纯渴望把球踢好的激情,真美好啊,跟咱俩20岁时一样!”

  他们都有一位“不会”进球的前锋。1998年,吉瓦尔什没有进球;2018年,吉鲁同样颗粒无收。不过德尚不觉得这是问题:“他或许不像其他球员一样有着华丽的球风,但球队需要他。因为哪怕他不进球,也能为我们贡献很多,围绕在他身边的球员都能受益。”

  他们都有一位吉祥物。1998年是巴特兹的光头,2018年变成了拉米的胡子。20年前,中卫布兰克每场比赛开场时,都会亲吻巴特兹的光头,祈求好运。20年后,格里兹曼率先在小组赛前触摸拉米的胡子,小组头名出线后,法国队的每名球员都会在赛前摸上一把。

  他们都因为场外因素抛弃了有实力进入国家队的球星。1995年,坎通纳因飞踹球迷被禁赛8个月,随后他在法国主帅雅凯的眼中就不再不可或缺,坎通纳在落选1998年世界杯后选择了退役。2018年,德尚也不顾外界非议,果断弃用了曾经丑闻缠身的本泽马。

  法兰西不再“浪漫”

  1998年和2018年,德尚都作为亲历者见证。

  法国队主教练德尚是20年前夺冠那支球队的队长,他显然深谙夺冠密码,把当年主帅雅凯的成功元素全盘复制到这支法国青年军身上。虽然缺少当年的天王巨星齐达内,但德尚依靠纪律至上的团体作战,帮助法国足球再度圆梦。

  更重要的是,德尚让法国足球放下了浪漫。

  曾经的法国足球是“浪漫主义”的代名词,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法兰西的“艺术足球”甚至可以与巴西、荷兰的足球风格分庭抗礼,令人赏心悦目。

  但德尚说:“说我不为我们20年前赢得的那次胜利而骄傲,那肯定是骗人的,但我们绝不能活在后视镜里。”

  他很清楚,传控足球已经穷途末路,“浪漫足球”那种偏软的球风很难适应潮流,法国人必须放下自己的固执。

  于是,我们看到的这支法国队采用了更为务实的防守反击,不选择主动“控球”战术,甚至在领先后将控球权完全交给对手。

  原西班牙国脚哈维在接受《队报》采访时说:“德尚有自己的足球哲学,而且显而易见,他与西蒙尼(马竞主帅)毕业于同一所学校——不是勒夫、洛佩特吉和瓜迪奥拉就读的那所学校。他的足球哲学非常清晰,那就是稳固防守与快速反击,他并不在乎控球权,也不在乎比赛的节奏被谁掌握,因为他更重视防守而非组织进攻。”

  克罗地亚后卫洛夫伦赛后近乎愤怒地表示:“法国队踢得根本不是足球,他们一直在等待机会,这是他们的战术选择,你必须尊重。但世界杯期间,他们几乎每场比赛都是这么踢的。”

  德尚在乎吗?“这是世界杯,人们只会记住赢家,没有人会记得进入决赛的人,没有人会记住亚军。”

  德尚从1998年那次经历中学到的另一样法宝是“团结”。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将本泽马与拉比奥特召入大名单,这两位球员或许拥有在国家队站稳脚跟的实力,但法国足球无法再承受一次2010年世界杯式内讧丑闻。

  德尚用自己的智慧将整个球队都凝聚在一起。“他对我一直都充满信任,而我总是努力在球场上去回报他的信任。”前锋吉鲁说,“他是那种永不放弃的主教练,他知道该如何与球员交流,他决心要向球队灌输一种赢家心态,一种胜利者的文化。”

  “民族大迁移”的胜利

  整整20年,法兰西传奇再续,但这份骄傲不完全属于法国人。因为不论是1998年的那支法国队队,还是现在这支队伍,都有着非常复杂的血脉构成。主力后卫帕瓦尔,和主力中锋吉鲁是队内仅有的两名纯正法国人,其余21人都是移民球员,包括16名黑人球员。

  洛里斯、埃尔南德斯——西班牙裔

  曼丹达——刚果裔

  坎特、西迪贝、登贝莱——马里裔

  乌姆蒂蒂——喀麦隆裔

  马图伊迪——安哥拉裔

  托利索——多哥裔

  博格巴——几内亚裔

  姆巴佩——父亲是喀麦隆和尼日利亚混血,母亲是阿尔及利亚人

  费基尔——法国和阿尔及利亚双国籍

  恩宗齐,金彭贝——刚果裔

  科斯切尔尼——波兰裔

  瓦拉内——马提尼克岛裔

  勒马尔——瓜德罗普岛裔(中美洲小安的列斯群岛)

  格里兹曼——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葡萄牙人

  普法战争后,非洲北部、中西部为数众多的国家成为法国殖民地,二战后陆续摆脱法国的殖民统治。在非洲众多国家宣告独立后,法国政府推行了对非洲较为宽松的移民政策,使得黑人与阿拉伯人在法国社会中的比例逐渐增加。

  1998年那支夺冠阵容中,除了德塞利与图拉姆等7名黑人球员,还有3位夺冠功臣同样不是“纯正”的法国人,他们分别是齐达内(阿尔及利亚后裔)、德约卡夫(亚美尼亚后裔)以及博格西安(亚美尼亚后裔)。

  如果再往前数的话,法国队的初代超级巨星普拉蒂尼也是意大利后裔。可以说,法国足球能有今天的成就,开辟人才归化路径,尤其是对讲法语的非洲裔球员的归化,是成功之匙。

  但一支“多国部队”带来源源不断的人才同时,也会带来队内的不稳定因素。

  通过法国队最近6届世界杯的人员构成,不难看出,当白人或黑人球员占据球队绝大多数时,法国队往往能够取得不错的成绩。

  1986年世界杯,法国队白人球员和黑人球员比例为21比1,法国队取得第三名;1998年世界杯,比例为15比7,法国队获得冠军;2006年,比例为7比16,法国队获得亚军。

  然而,当队内人员组成势均力敌时,法国队的内耗会非常严重,直接影响到球队战绩。2002年世界杯,白人和黑人球员比例为13比10,卫冕冠军小组赛出局;2010年世界杯,比例为10比13,结果闹出了著名的内讧丑闻,法国队再次耻辱地止步小组赛。

  当然,只要有一个镇得住更衣室的大佬在,法国队就可以避免内讧,比如雅凯、齐达内和德尚。

  此外,法国第三代移民独有的特质也正在帮助球队减少内耗。法国队前两代黑人球员,比如德塞利、埃弗拉等,他们都是出生在国外,等到一定年龄后才随父母来到法国并加入法国籍。这或多或少会让他们对法国没有强烈的认同感。

  但现在的姆巴佩、博格巴等人本就出生在法国,也在这里长大,更认同自己法国人的身份。本届世界杯,除了出身在喀麦隆的乌姆蒂蒂和出生在民主刚果的曼丹达外,其他21名球员都出生在法国,这样的背景使得这支队伍不再有大的内部矛盾,可以团结一心冲击冠军。

  20年前,德尚是深受雅凯器重的球队领袖;20年后,德尚继承恩师的衣钵再一次来到了世界杯的决赛赛场,他带给这支“黑人+白人+阿拉伯人”的法国队的改变,让人们看到了昔日雅凯的影子,“一直以来,法国队都有非洲和海外的球员,他们是一股力量,这对法国队而言非常重要,他们都是法国人,自豪于代表法国队出战。”德尚说。

  多元化的完善青训体

  吸收移民仅仅是足球强国进行自身新陈代谢的一部分。对具有双重国籍的优秀球员的招募,同样需要自身拥有足够优秀的软硬件设施。而法国足球辉煌的历史和多元化的完善青训体系自然成为了他们招揽优秀球员的必杀技。

  提到青训基地,法国的克莱枫丹训练营自然成为了首屈一指的胜地。1988年,法国足协前主席萨斯特雷提议建立克莱枫丹青训营,主要训练两年,招收13岁-15岁的年轻球员,这些孩子主要来自巴黎地区。在这两个赛季期间,球员也可以加入俱乐部并同时在克莱枫丹学习。

  克莱枫丹提供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环境、高水平的足球教练以及与众位国脚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对于年轻球员来说这是附加的惊喜。至于球员未来的转会、商务、发展,一律不加过问。这些都让法国青训有了一个天然的培植环境,克莱枫丹的孩子95%都成为了职业球员。

  许多世界级的球员包括亨利、马图伊迪等,在加入俱乐部签订职业合同之前的几年,都是在那里度过的。法国队的新星姆巴佩在加入摩纳哥签订职业合同之前也在那里,他们的培养帮助姆巴佩完成了恐怖的蜕变,将与生俱来的运动天赋和世界顶级的训练理念结合到了一起。

  令人艳羡的克莱枫丹青训营只是法国青训的组成部分。事实上,法国青训在整个欧洲地区都处于领先地位,例如在欧洲最好的十大足球训练营中,法国独占五席,包括里昂、雷恩、图卢兹、波尔多等俱乐部的青训体系都在欧洲享有盛誉,每家俱乐部都有责任建立青训中心,为未来培养足球人才。

  而且法国的足球人口还在不断扩大,每年组织的足球比赛数量超过100万场,注册球员数量则超过220万,而且这些数字都在快速增长。另外,法国有超过3万块足球场,这是法国足球文化的基础。法国大小城市超过37000个,足球俱乐部的数量接近16000家,差不多每两个城市就有一家。就算是法国最贫穷的郊区,也会有一家公立体育俱乐部,并配备有经过认证的教练员。

  在那些郊区,人才是由一个非常有效的国家体育机构选拔的,在这一点上,这里或许做的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好。当地的那些最优秀的孩子可以直接被提拔进职业系统中。

  巴黎大区联赛的主席贾梅尔·桑贾克就表示,与巴黎的其他地方相比,“巴黎大区的平均水平要更高,年轻人成为职业球员的动力也更大。职业俱乐部的球探系统遍布于我们这一地区的每一处。”

  法国强大的青训能力和庞大的足球人口,保证了法国队尽管可能遭遇低谷,也能很快复苏。2010年世界杯上,法国队连小组赛都未能出线,但在2013年的U20世界杯和三年之后的U19欧锦赛上,法国队连续登顶。乌姆蒂蒂、博格巴等一批青年队员很快帮助法国队走出低谷,不仅在两年前的欧洲杯上闯进决赛,现在又在“高卢雄鸡”之上再添一星。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