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正文

网易体育独家专访罗斯伯格:退役重获梅奔快给法拉利点颜色

时间:2018-04-14 23:0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在贯穿全年的与队友的激烈竞争之后,在收官战拿下职业生涯首个年度总冠军,一个星期之后宣布退役,F1世界冠军罗斯伯格在2016年底那令人的操作至今还为人们津津乐道。

  4月14日,他和斯图沃特爵士一同现身喜力F1上海嘉年华开幕式,这一次他的身份是喜力“开车绝不饮酒”形象大使。嘉年华开幕式当天,户外舞台大雨倾盆,罗斯伯格如约在雨中现身。他的粉丝已经拉着在此等候多时,签名、合影他都一一满足,脸上一直洋溢着的笑容,末了,他还和数位女粉丝拥抱告别,谢谢他们的一相伴,支持数载。

  在随后的采访中,罗斯伯格证明了此前他对粉丝的热情并没有任何表演和敷衍之情,当被问到梅赛德斯与法拉利的争夺时,人还是铺垫了一个与问题不相关,却无比真诚的内心告白:“非常开心能够回到上海,因为我的第一个冠军就是在上海获得的,那是2012年,我6年参加了共110多场比赛,那一年我击败了我伟大的队友舒马赫而拿下了人生中的首个分站冠军。真的非常开心,能够看到今天活动现场还有这么多粉丝支持我,这也是虽然下着大雨,但我依然在雨中站台的原因。”

  罗斯伯格一直保持着高昂的音调和饱满的热情,过去在围场发布会以及混采区被数次捕捉到的“苦大仇深”式表情在他身上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在和巴林,罗斯伯格的老东家梅赛德斯接连打了两场败仗,“梅赛德斯是强劲的,法拉利当仁不让,这是F1的魅力所在,上海站的战果如何,现在是个未知,但如果让我选择,我肯定选梅赛德斯赢,希望能给法拉利一点颜色看看,我相信这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当中文翻译将他那长长的发言一口气传达出来之后,罗斯伯格立刻表示:“真是完美的翻译,原谅我啰嗦了这么多。”如果关注过车手时期的罗斯伯格,你就能明白这种发自内心的轻松愉悦之情在他过去长达10年的职业生涯中并不多见。

  丝毫不夸张地说,在退役之前,罗斯伯格都像是一根紧绷着的弦,那个世界冠军他赢得太辛苦了。得益于同为世界冠军并且极具经济头脑的父亲打下的基础,罗斯伯格从小在摩纳哥的别墅和游艇中长大,但这也过早为他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人,总是想出于蓝而胜于蓝。但现实的情况却是,那自幼相识的比自己还晚一步进入F1的队友汉密尔顿,却比自己先拿到总冠军。在长达三年的队内争夺中,无论是人气还是成绩,罗斯伯格都远远不及。唯有在拿界冠军之后,罗斯伯格才能彻底释怀。

  谈到退役后的这一年,罗斯伯格感觉“非常棒”,他甚至用“重新获得的生活“的字眼来表明在他看来,当初夺冠即退役是多么正确而的决定。

  整个2017年,他并没有真正离开赛道,而是以解说嘉宾、评论员、名宿言论等各种身份,或正式或客串地出现“重返”赛场。“不再是赛车手,而是以评论员的身份回归,感觉真的很好,身边还是熟悉的,我认识所有人,整个人都很放松,整个人情绪非常坦然,这与之前的紧张截然不同,因为当初每一天都在备战下一场胜利,一直紧绷着一根弦。”他是热爱F1的,他接着说道:“我永远都是F1的粉丝,这份热爱不会随时间的推移而消散的,我希望借助解说这个角色,来更多地展现F1的方方面面,奉献自己的洞见。”

  在罗斯伯格最后几年的F1职业生涯中,压力也不仅仅来自于队友的强势和对冠军的争夺,更在于两人的关系从情同手足到几近形同陌之后,他心中那复杂的情感。他也十分明白,如果不是因为在赛道上的较量,两人的友谊并不会跌入冰窖。“之前与梅赛德斯队友交流的时间有限,现在会和他们有更多的交流,并且会持续下去的。”稍显外交辞令的回答并不能证明两人已经重归于好,但如今他已经开始自曝在解说汉密尔顿的比赛时对他大肆后又拿他开涮:“在今年的第一场比赛中,汉密尔顿发挥上佳,有一圈我对他的评价是‘历史上不会有人比他跑得更好,除了罗斯伯格’。”他坦诚地承认:“但在以前我肯定不会这么说。”

  确实,在罗斯伯格终于能对自己的赛车人生释怀后,他发现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包括汉密尔顿,也包括法拉利。今年站,法拉利车队的维特尔依靠虚拟安全车成功超越汉密尔顿与队友莱科宁。赛后,莱科宁也表示“自己的运气要比队友差那么点”。罗斯伯格则公开发表论,他认为法拉利显然了莱科宁来帮助维特尔。“可怜的kimi,他并不会赢的,因为法拉利的确会在比赛中进行一些尝试。”当身上压着重担时,他对一切都有所保留,“之前作为赛车手,是出于对的尊重,也是因为对于比赛的专注度,说话总是会有所保留,有所取舍。”现在他不必负重前行了,开诚布公,体现真我,“该就,该赞扬就赞扬”,一切都轻松而自然。

  纳达尔在2008以一种拉锯战赢下人生中第一个温网后,他的叔叔拉菲尔在中央球场观战,回家后他告诉纳达尔,如果是他在场上,他根本无法承受压力,他的双脚会发软,他会逃避比赛,乘飞机飞得远远地,再也不回来了。

  纳达尔叔叔的言论或许就是罗斯伯格的内心独白,放弃更多的荣誉急流勇退的他从不怀念坐在驾驶舱的感觉,“没有任何遗憾和后悔,那扇窗已经完全关上了。”

  如果说赛车是罗斯伯格的软肋,那家庭就是他的盔甲,翻开罗斯伯格的社交网络,关于家庭的动态占据了大多数,2014年,他和青梅竹马的薇薇安结婚,如今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但每一次妻子的孕期,他都界各地忙于征战而错过。“自从退役以来,我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有关于要以赛车手的身份回归的想法。现在我有我自己的家庭,我与妻子抚养着两个女儿,或许培养出一支足球队出来都要比回归F1容易一些吧。就现在的情况来说,除了家庭之外真的没有其他事情能让我有所牵挂的。” 谈及家庭,他的音调又提高了,“我很幸运,拥有这么美丽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在任何场合,他都不会掩饰自己的儿女情长。

  罗斯伯格今年33岁了,当初他放弃了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工程学位而投身F1,如今他带着荣耀高贵地离开,他的眼光已经投向了更长远的未来,“我正在进行新的尝试,比如一些可持续发展的高科技,如电动汽车、无人驾驶,以及FE(电动方程式)。”去年12月,罗斯伯格出席了新赛季FE揭幕战站,在港期间他表达了以非车手身份参与FE的兴趣,随后他出资成为FE的股东,在今后的一个月内,他将在罗马、驾驶第二代FE赛车亮相,“FE和F1并不是竞争,如今环保深入,所以FE是未来方向,希望上海未来能有FE”。就在当天早晨,罗斯伯格还赴上海汽车城考差了中国的电动汽车品牌工厂,“中国在电动车领域是引领全球的,值得我们学习。”

  罗斯伯格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了F1中国站10年的成长,这十年里,始终没有中国人能把F1赛车开到正赛赛场,这对于有着世界上最多人口的中国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遗憾。但正如罗斯伯格所说,至少赛车运动和赛车文化在中国发展迅猛,以周冠宇为代表的年青一代也更多地朝着F1的目标,在海外了自己的赛车生涯。“我能给到的就是,中国的年轻车手们要自信、专注、有决心。从我自己的职业生涯看,只要你付出足够的努力,终究是会得到回报的。”自2010年加入梅赛德斯的的7年时光里,从舒马赫到汉密尔顿,对罗斯伯格的定位都是“绿叶”,在整个被的职业生涯中,他最终能够拿到世界冠军,努力、自信、专注绝不是挂在嘴边的官腔。

  如果说舒马赫、汉密尔顿都是不可复制的绝世天才,那罗斯伯格更接近于一个优秀的榜样。退役之后,他仍然希望做一个永不的典范,如同他在成为喜力大使后所呼吁的“开车绝不饮酒”,与他而言,这不仅是一种生活态度,更与自己的赛车人生一脉相承。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