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深度|操纵大连电瓷染指360,“跑路阜兴系”的A股资本版图揭秘

时间:2018-07-18 14:5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从6月下旬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被曝因股票质押利息无法兑付失联,到7月初阜兴集团旗下多家私募经营中断出现危机,“阜兴系”的债务危局已无法掩盖,而与之关联的上市公司又何去何从,面临何种命运?

7月16日,深证证券交易所向华塑传媒下发监管函,要求其全面说明大股东西藏麦田及实际控制人李雪峰与“阜兴系”之间的关联关系,此前不久,李雪峰的1.98亿股股票质押已经爆仓,与“阜兴系”债务危局触发的时间点吻合,而李雪峰的质权方湖北资管穿透后更与“阜兴系”关系密切。

实际上,自2016年,“阜兴系”以关联公司以及朱氏家族成员为“马甲”,大肆买入上市公司股权。除此之外,还疑似通过信托、资管等结构化产品暗度陈仓,配合“炒股”。记者不完全统计,“阜兴系”及其关联方在2016年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就大连电瓷、华闻传媒、三六零、坚瑞沃能、东海证券等,涉及资金50余亿元。

“阜兴系”债务危机触发后,这些公司的命运并不乐观,从前的“钱袋”已难再为阜兴集团的挥霍输血。2018年1月底,朱一栋就被监管坐实配资操纵大连电瓷股价,五个月后,大连电瓷已深陷股权质押与业绩双重困局。而在华闻传媒身上的套现切割,也因股票连续跌停面临更大的折价。

台前的“意隆磁材”与“兴顺文化”

2016年,在“富二代”朱一栋的主导下,“阜兴系”在A股市场开启了自己的围猎。

大连电瓷是“阜兴系”在A股最醒目的猎物。2016年9月20日,大连电瓷原实际控人刘桂雪与意隆磁材签署协议,将其持有的大连电瓷4000万股以28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后者。转让完成后,刘桂雪持股数下降为1631.19万股,占大连电瓷总股本的8.01%,退居第二大股东,而意隆磁材则以19.61%的持股成为第一大股东,全资持有意隆磁材的朱冠成、邱素珍夫妻正式成为大连电瓷实际控制人。不过,1954年出生的朱冠成实际已处于退休状态,大连电瓷真正做主的人实际是朱一栋。

公开资料显示,意隆磁材目前持有大连电瓷9383万股,占总股本23.03%。第一财经发现,与“阜兴系”一起进入大连电瓷的还有一信托产品——“前海开源基金-浦发银行-渤海国际信托-渤海信托·煦沁聚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聚和1号信托”),该信托产品彼时买入大连电瓷975.75万股,持股比例4.79%。

“阜兴系”还参与了360私有化,对此也毫不避讳。2016年7月20日,阜兴集团官网表示,2017年上半年阜兴集团以1亿美金参与三六零私有化项目。不过,记者查阅发现,阜兴集团及其子公司并不未直接参与,站在台前的是阜兴系关联公司——常州兴顺文化传言有限公司(下称“兴顺文化”),以及它的实际控制人朱金玲。

天眼查信息显示,朱金玲出生于1989年1月,大专文化,多家财经媒体对其身份的报道为朱一栋的堂妹。正是该公司旗下的江苏阜聚持有三六零第六大股东——天津信心奇缘17.94%的股权,经过私有化回归A股,目前天津信心奇缘持有目前持有三六零2.14%股权,即阜兴集团间接持有三六零0.38%股权。

兴顺文化和朱金玲在“阜兴系”潜行A股的运作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2016年11月19日,华闻传媒控制权发生变更,华闻传媒实控人国广控股的股东金正源将其持有的国广控股50%股权协议转让给兴顺文化,作价5.26亿元。转让完成后,朱金玲与成为华闻传媒控股股东之一。权益变动公告显示,彼时国广控股通过控制国广资产间接持有华闻传媒7.26%股份。

2017年1月,朱金玲、朱亮、薛国庆三名“阜兴系”人员进入华闻传媒董事会,担任非独立董事,与此同时,当时阜兴集团副总裁王源也进入华闻传媒任总裁。

记者发现,发生在大连电瓷身上的巧合再度上演,即在兴顺文化进入华闻传媒的同时,聚和1号信托也成为华闻传媒的重要股东,买入5623.53万股,位列第四大股东,占总股本2.79%。此外,同时进入的还有一只名为“前海开源基金-浦发银行-前海开源聚和资产管理计划”(下称聚和资管计划)的资管产品,持有华闻传媒3051.53万股,约占总股本的1.51%。

“马甲人物”

与朱金玲的角色类似,与“阜兴系”相关的多位朱氏成员以及阜兴集团高管都曾以多种方式充当这家民营集团的“马甲”。

按照阜兴集团官网披露,公司2016年正式入股正式入股新三板券商东海证券。在新一轮董事会中,阜兴集团总裁赵卓权被任命为东海证券董事。Wind信息显示,赵卓权在2016年5月至2017年9月担任东海证券董事。

从东海证券的股东变化来看,依然无法直接找到“阜兴系”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2016年,在多家“阜兴系”公司任职的朱成伟以6066.5万股的持股成为东海证券第八大股东,而朱成伟的另一公开身份是朱一栋的堂弟。

随后一年,朱成伟退出东海证券前十大股东,与此同时,华闻传媒控股的山南华闻创业资产有限公司(下称“山南华闻”)却斥资逾20亿不断增持,持股数量到2017年末达到1.71亿股,以10.22%的持股成为第二大股东。

而到华塑控股身上,“阜兴系”与之的关联更为错综而隐秘。2017年3月,李雪峰的浦江域耀斥资11亿收购华塑控股大股东西藏麦田,实现入主华塑控股。据华塑控股2017年3月25日回复深交所问询,11亿元中李雪峰认缴出资5亿元,另外6亿元向沈铁娟所拆借,该笔拆借资金来源于其沈铁娟自有及家族资金,沈铁娟的父亲及兄弟持有上海佳运置业有限公司(简称“佳运置业”)100%股权,沈铁娟担任该公司董事。在李雪峰入主华塑半年后,西藏麦田即将持有1.98亿股股票质押给湖北资管。

中证报近日报道,西藏麦田控股股东浙江浦江域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域耀资管”)与湖北资管参股方的“阜兴系”关系密切。华闻传媒与义乌商阜创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在2017年8月10日参股湖北资管,这家公司的GP方之一为“阜兴系”公司西尚投资。

此外,阜兴系与李雪峰的债权方佳运置业也曾存有合作关系。从阜兴集团的官网信息显示,2017年3月17日,阜兴集团和佳运置业曾一起出席某会议,就产业基金、贸易、地产等领域的合作达成共识。李雪峰的身影也出现在常州中庚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中庚实业”)中,而中庚实业的联系电话与电子邮箱与“阜兴系”旗下郁泰投资控制的多家有限合伙企业相同。

在阜兴集团的官网上,郁泰投资被宣传为阜兴集团旗下一家专业从事私募基金投资业务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而这家专业的私募却踩了坚瑞沃能的雷。

2016年3月,坚瑞消防收购沃特玛100%股权,同时曾以9.9元/股向郁泰投资控股子公司——上海郁泰登硕投资中心(有限合 伙)(下称“郁泰登硕”)发行2222.22万股,募资2.20亿元。定增完成后,郁泰登硕持有坚瑞沃能1.83%的股份。今年以来,坚瑞沃能出现债务逾期,一次性计提46亿元商誉(详细见第一财经4月23日报道《坚瑞沃能业绩“洗大澡”,46亿商誉何以两年化为泡影》)。

股票爆仓与经营困局

在债务危局发酵后,曾经以股票质押为“阜兴系”输血的上市公司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7月11日晚间,华闻传媒公告称,接到公司实际控制国广控股通知,兴顺文化以业务调整需要为由,向和平财富转让所持有的国广控股50%股权。对于这次交易的价格,华闻传媒披露,由于签订协议日华闻传媒尚处于停牌状态,国广资产持有的华闻传媒股份作价计入本次股权转让款的,将按复牌后30个交易日成交均价9折进行调整。

7月16日,华闻传媒终止重组并复牌,复牌两日已连续两个跌停板,而下跌越多,意味着“阜兴系”此次股权转让将折价越多。在危机爆发后不久就转让股权,究竟是“阜兴系”着急凑钱还债还是华闻传媒急需与之切割,外界尚不得而知。

相比华闻传媒,深处债务危机的“阜兴系”,也不得不面临炒股深套,甚至股权质押爆仓接踵而来的窘境。

自朱一栋年初被监管坐实配资操纵大连电瓷,后者股价就从11元左右开始跌跌不休,7月2日,大连电瓷收报5.16元/股,跌破意隆磁材平仓线。意隆磁材先后多次向财通证券质押股份为9383万股,占大连电瓷总股本的23.03%,已全面爆仓。

记者了解到,财通证券方面尚未开始处置爆仓股份,但也还未与“阜兴系”达成有效的解决方案。除了股权质押的危机,大连电瓷的业绩同样也并不乐观。财报显示,2017年大连电瓷实现净利润仅0.59亿元,同比下滑37.01%。2018年一季度,大连电瓷的业绩降幅更是达到七成以上。

爆仓也同样发生在华塑控股身上。7月9日,因质押股份爆仓,且尚未及时补仓或赎回,湖北资管将西藏麦田的1.99亿股华塑传媒股份冻结,和意隆磁材的激进做法相似,西藏麦田所持华塑控股股份也是全数冻结。

6月下旬至今,距离朱一栋被曝失联已过大半月,若债务危机无法得到有效解决,“阜兴系”上市公司的命运无疑将更为惨淡。

截至目前,阜兴集团尚未对债务危机给出有效说法,而失联的朱一栋的社交平台却未停止更新。7月14日早间9点26分,朱一栋仍更新了一条视频微博,不过记者发现,不知何时其已将微博评论关闭。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