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财经名嘴任职白宫经济核心

时间:2018-03-16 06:5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白宫14日确认,特朗普将提名劳伦斯·库德洛出任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这一总统经济团队的核心职位。在其前任、高盛银行家加里·科恩辞职一周后,这位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的电视评论员将成为特朗普的新任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现年70岁,在CNBC工作近20年,先前供职于罗纳德·里根、华尔街投资银行,是特朗普看中的又一个有政、经、多重背景的“跨界人”。这一最新人事变动显示,特朗普已不能内部反对之声。在未来的经济决策过程中,库德洛将不再会是像科恩这样的制衡者,而更多是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执行者和宣传者。

  特朗普近期人事变动剧烈,继科恩辞职之后,一周之内国务卿蒂勒森也遭解职。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特朗普愈发不能内部不同意见,美国评论说,他或许不是真需要顾问,只是需要“拉拉队长”。

  作为总统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未来的工作或许不是给特朗普提意见,而更多是贯彻总统意志。透社称,库德洛在的工作经验有助于他向推销总统的经济政策,包括将减税鼓吹成一项经济成就。

  透社报道,提名库德洛说明特朗普想让与他想法相似的人做顾问,以便在中期选举年更好地兑现竞选承诺。库德洛在电视业浸淫多年,或许有助于美国接受特朗普的经济政策。

  库德洛1947年出生,成长在一个州的犹太家庭。1969年毕业于罗切斯特大学,本科主修历史。之后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公国际事务学院,学习和经济学,但未能取得硕士学位。

  库德洛在1970年代积极参与党选举活动,并曾和比尔·克林顿一起为约瑟夫·达菲竞选助选。1980年代初,库德洛摇身一变,成为党“供给学派”经济学的拥趸,并在里根第一个任期内担任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助理局长。1987年,库德洛出任后来在次贷危机中倒闭的华尔街投行贝尔斯登首席经济学家。1994年,库德洛由于吸毒被贝尔斯登解雇。此后由于反复发作参加隔离治疗。2001年,库德洛成为美国著名保守主义《国家评论》网络版的经济编辑。此后,他活跃于CNBC屏幕,成为党经济政策的强力鼓吹者。

  库德洛笔耕勤奋,迄今仍保持每个月在《国家评论》网站发表一到两篇专栏的写作频率。而这些文章也较为全面地反应了他的基本经济观点。

  库德洛的经济多来自里根时期保守派人士的“供给学派”学说,如通过减税来刺激经济增长。这同样是特朗普税制的核心。

  2016年,库德洛在一本联合著作中写道,前总统约翰·F·肯尼迪和里根的减税政策都曾推动经济增长。当有人指认特朗普的税改会推高财政赤字风险时,库德洛发声,称里根时期的赤字和军费更高,加速了经济增长。法新社报道,在特朗普竞选总统时,库德洛充任特朗普团队的非正式顾问,尤其支持翻新美国基础设施和税改计划。

  库德洛14日说,与特朗普“最近几天有过长时间对话”,已做好“大干一场”的准备。他将于15日前往与特朗普会面。

  上世纪90年代初,库德洛因酗酒和吸毒接受强制治疗。在那之前,他做过里根第一届任期时的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助理局长,后任华尔街投行贝尔斯登公司首席经济师。

  强制戒瘾后,库德洛入行政经分析界,为美国著名保守派《国家评论》撰稿并成为CNBC多档节目的主播或评论员。借此平台,库德洛解释、、有时也特朗普的经济政策。

  报道,库德洛常年以细条纹西装形象示人。他的同事和朋友们说,库德洛的两点关键特质最为特朗普看重:直言不讳的辩才,忠诚。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1993年设立,可就经济政策、美联储人选等广泛议题向总统建言献策。法新社报道,特朗普上任之初,库德洛曾是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的人选之一,但特朗普最终选择了来自华尔街的科恩。

  经济学家、库德洛多年好友拉弗相信,库德洛将向特朗普提供“不加掩饰”的,如果“他无法总统,他将是一名忠诚雇员,即便(总统的)决定与他相悖”。

  投资联盟首席投资官克里斯·扎卡雷利说,与特朗普考虑的其他人选相比,库德洛“总体上更支持贸易”。

  14日晚的中,库德洛支持特朗普选择豁免部分国家的钢铝产品关税,同时贸易协定和欧盟贸易政策,口径与特朗普一致。

  再过一周,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届满14个月。一年多来,已有约20名白宫中高级官员、两名内阁部长和两名行政机构负责人离职。其中包括总统事务助理弗林、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伯斯、白宫新闻秘书斯派塞、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联邦调查局长科米、国务卿蒂勒森等。

  这些人的离职原因各异。有因与特朗普不合,如蒂勒森、科恩;有因“通俄”调查,如弗林、科米;有因白宫,如普里伯斯、斯派塞、班农;有因个人丑闻,如因包机事件下台的卫生部长普赖斯和因家暴辞职的白宫秘书罗布·波特等。

  从时起,特朗普就和美国主流激烈互怼,这已成美国生活一道日常景观。此次更值得注意的,是面对白宫的人事喧哗、特朗普处理人事变动的非常规方式(通过推特宣布蒂勒森离职,而蒂勒森本人尚在从非洲返美途中且不知情),党表现出越来越高的度和接受度。有党议员感慨:“我们对此已经了。”前白宫新闻秘书斯派塞则为特朗普说,美国经济、股市都景气、税改等取得成功,既然一切顺利,内部混乱一点又算什么呢?

  一年多来,特朗普通过社交,成功地把美国主流的隔断于其基本盘之外,明显不再像上台初期那么愿意拉拢党建制派,听取其并示好和。而党人中,目前公开和特朗普呛声者寥寥,即便与特朗普“撕破脸”的外交委员会科克等人,在税改等关键时刻也支持了特朗普。

  这就使得一段时间以来,特朗普对党越来越显得强势。早有美媒评论,特朗普相信自己的直觉远胜自己的顾问。而事实上,从到现在,他的直觉在许多事件中的判断更接党基础选民的“地气”,这方面远胜党人一筹。在凭直觉判断和运用推特维持基本盘方面,特朗普迄今比较顺利,而这种顺利也助长了他的自信,未来可能产生双刃剑效应。

  许多迹象表明,不论内政、外交和经济贸易领域,特朗普希望自己扮演决策者、宣示者甚至新闻发言人的角色。他不断通过推特投下政策巨石,激起壮观的水花。但宣布政策意向是一回事,具体谁来执行、如何执行?分析人士认为,这表明,特朗普可能存在“真人秀”心理,或者本来就有转移焦点和注意力的考量,总之,他常将重大政策宣示作为一种策略手段。

  “猜一猜谁不来吃晚餐”,一直是美国津津乐道的话题。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的人事变动或仍将继续上演。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